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战魂独尊第七十一章龙骧下杀手任寒终赶到节能

2020-10-19 来源:

战魂独尊 第七十一章 龙骧下杀手,任寒终赶到

“龙骧,今日我们半寸山认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动手吧,但我等绝不会投降,定要倾力与你一战,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凌霄将紫色鱼纹三叉戟直指龙骧,傲声説道。

“以你这等修为,可是没有资格这么跟我説话。”面对凌霄的宣战,龙骧直接是连看都不看,嘴角一撇,不屑的説道。

“要是再加上我们呢?”张晨和十红燕同是向前跨出一步,振声问道。

“那倒还可以一战,不过么,最终还是难道惨败的结局。”龙骧思量一番,认真的回答道,眼中满是桀骜之色。

“是么?不战一战的话又怎么知道!”张晨将将大斧握在手中,做好了拼命的架势。

“那就来吧,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和你们之间,到底是有着多大的差距!”龙骧爆喝一声,布满了花岗岩一般的褐色条纹的右手手掌,包裹着厚厚一层神气,朝张晨的胸膛猛的挥了出去,在这十二人中,张晨的修为无疑是最高的,也是唯一值得龙骧出手的人。

大喝一声来得好,张晨在明知不是对手的情况下,还是一往无前的挥动大斧迎了上去,大斧劈出一道黄色匹练,与龙骧的大手悍然相撞在一起。

咚!

一道沉闷的声音,在斧掌交接的瞬间,炸响在所有人的耳侧,张晨的大斧在距离龙骧的龙岩之手不到半米之时,便是难以再进分毫,反观龙骧,则是一脸的轻松。

旋即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手掌骤然发力,便是将张晨一掌拍飞了出去,张晨的大斧脱手而出,口中鲜血狂喷。

即便是全盛状态下的张晨,也不过是八气神士的修为,和六气神师修为的龙骧之间不知相差几何,更何况现在的他早已是虚弱不堪,连平常一半的实力都是难以发挥的出。

“张晨师兄!龙骧狗贼,老子和你拼了!”眼见张晨受伤,凌霄双目顿时一凝,心头战意升腾而起,浑身上下都是覆盖起了淡黄色的神气,手中鱼纹三叉戟,更是散发出淡淡的紫色光晕,显得分外妖异,戟身奋力一抖,一束紫色光线,便是朝着龙骧激射而出。

“嗯,你倒是还有些意思,人戟合一吗?”龙骧微微吃了一惊,不过那自信的眼神却是没有分毫变化,仍旧是岩龙之手,手掌猛的竖起,便是挥出一道褐色匹练,登时将紫色光线劈成两半,威势大减,而褐色匹练却是仍旧凶悍的朝凌霄胸膛之上斩去。

噗!

凌霄胸前露出一道深可及骨的伤口,身子猛然一怔,竟是被那道褐色匹练dǐng着,向后搽出了数十米的距离,将脚下的大地拉出一道深深的印痕,旋即气势颓然,喷出一口鲜血之后,一头栽倒到在地。

张晨、凌霄轮番上场,却都是没能在龙骧手下走过一个回合,毕竟,像任寒那般手握底牌,可以层出不穷的人,毕竟只是凤毛麟有1定几率抽到5个仙草;再一个是限时商店里的培养大礼包角的存在,若是随便拉出一个两个都能够越级挑战、完成反杀,那所谓的等级划分,也就不必存在了。

“十红燕,列阵迎敌!”红燕娇喝一声,十人同时将手中长剑直指龙骧,整齐划一的冲了出去,一呼一吸之间,竟是浑然一体,毫无破绽。

“不愧是能跟在非墨身边的女人,果然还是有两下子,只可惜,没有了非墨在的话,单凭你们,可是没有在我面前逞凶的资格!”龙骧对红燕战魂所爆发出的超强战斗力可是记忆犹新,不过他也是明白,那种恐怖的存在,虽是和十红燕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却只有任寒才能够将其催动,只有十红燕在的话,对他可形不成半diǎn威胁。

岩龙枪陡然出手,枪尖向上一挑,便是有着淡淡的龙吟之声赫然传出,十红燕聚集起的阵型则是应声涣散,溃不成军,飘飘然飞起,如同受了惊的画眉,随后重重的跌落在地。

“没有了非墨在的半寸山弟子,真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啊。”龙骧嘴角一撇,不住的摇头,一脸鄙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张晨等人。

“杀了他们!杀光这些半寸山的杂碎!这次龙渊之战就结束了,你也会成为我们光明府的大功臣,你不是想做大统领吗?只要你杀光他们,凭你这次的功劳,绝对可以毫无争议的上位。”雍铁目光阴寒的注视着张晨的人,在龙骧身旁出言怂恿道。

“这些半寸山的杂碎,可比你这个废物强多了。”龙骧冷冷的説道。

“只不过,该死的人还是要死啊,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非要来趟这趟浑水,既然来了,那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去给非墨作伴吧!”不理会咬牙切齿的雍铁,龙骧十指交叉,压了压手掌,便是将岩龙枪的枪尖抵在了张晨的脖子上。

“记住这杆枪,也记住我,免得化作厉鬼报仇的时候找不到人。”龙骧淡淡説着,眼中涌上一抹狠厉之色,岩龙枪朝着张晨的咽喉狠狠扎了下去。

张晨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心头划过一抹绝望和惋惜,旋即便是一脸坦然,死便死了吧,如果还有来生,世界这么大,我想出去看看。

咔嚓!

一道惊雷突然在耳边炸响,将张晨吓得浑身一哆嗦,已经闭合的双眼也是缓缓睁开,心头升腾起浓浓的惊骇和喜悦之情,这雷声,似乎有些太熟悉了。

“龙骧,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你的对手是我!”

一声爆喝突然在所有人耳边炸响,视线所及之处,一头数十丈大xiǎo的漆黑猛犬正朝着龙骧等人狂奔而来,猛犬的脊背之上,一名身着血色战袍的少年安然稳坐,眸子深处,寒芒涌动。

“非墨!”龙骧正值动手之时,却是被一道雷芒狠狠劈在岩龙枪身之上,连同他整个人都是向后连退了十数步才堪堪站稳了身形。

眼皮微微抬起,便是看到了远处飞奔而来的任寒和xiǎo傲,拳头猛的攥紧,一字一顿的冷冷説道。

“是非墨师弟,非墨师弟还活着,他来救我们了!”张晨不知哪里涌出的一股力量,挣扎着坐了起来,振声吼道。

“非墨老兄果然来了,我一直都相信,像他那等奇人,可不会那么轻易就死,至少,类似龙骧这种等级的人,还没有这个资格。”凌霄抬手擦去了唇边的血迹,淡然一笑,缓缓説道。

“是公子,公子来了,我就知道公子还活着,公子……”十红燕艰难的扭头,互相对视一眼,都是流下了两行晶莹的泪水。

“龙骧,我找你可是找的好苦啊。”xiǎo傲载着任寒在十红燕身边停下脚步,任寒双眼微微眯起,却是难以遮掩他瞳孔深处涌动的森然杀意。

“对不起,我来迟了。”任寒飘身而下,不理睬龙骧和光西北工业大学同西安交通大学、西北电子科技大学一样明府弟子那惊骇欲绝的目光,自顾自的将张晨、凌霄和十红燕扶起,轻声説道。

“哈哈,一diǎn都不迟,只要非墨师弟还活着,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我们几个可都是从不怀疑,非墨师弟一定还活着,而且一定会找光明府的这帮混账报仇的!”张晨挥拳在任寒胸膛上重重的砸了一拳,朗声説道,只是刚一开口,便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非墨老兄,果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比之强,更强了,尤其是你的伙伴,这次可是把我给吓着了。”凌霄看了看任寒,又看了看xiǎo傲,惊愕的説道。

“只是一些偶然的际遇罢了,不值一提。”任寒淡然一笑,将紫色鱼纹三叉戟捡起,重新交回到凌霄手中。

“公子,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红燕哽咽的説道,一张俏脸早已哭的梨花带雨。

“摊上一个不靠谱的公子,让你们受苦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任寒替红燕擦去唇边的血迹,一转身,眼神清冽。

“龙骧,距离龙渊之战结束,还有着一些时间,你的修为也是提升了不少,你我再来比过。”任寒抬起手臂,直指龙骧道。

“你到底是人是鬼?”不料,龙骧却是并未正面回答,而是脸色阴沉的问道。

“对自己人,是人,对敌人,就是鬼,这个回答,你可满意?”任寒冷声一笑,拳头陡然握紧,不由分説的朝龙骧暴冲而去,一整条手臂都是变成了浓郁的暗青色。

岩龙枪!

任寒抬起手臂的时候,龙骧便是早有防备,因此,任寒身形方一掠出,他便是抬起脚尖,一脚将岩龙枪踢的横在胸前,一道褐色光幕瞬间罩在身前,像是举着一块花岗岩做成的坚固盾牌。

然而,面对龙骧架起的褐色光幕,任寒却是根本不理不睬,连神气也不曾动用,只是凭借着一双柔拳轰击在褐色光幕之上。

轰!

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耳际,任寒稳稳的站在了龙骧先前所站的地方,而龙骧,却是被一拳直接是轰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背后百米处的一座xiǎo山上,将山石都是砸的陷进去好大一块,而他所架起的褐色光幕,竟是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瞬间被击的粉碎。

任寒是没有调动神力,但是以发动青雷之体后施展而出的金刚破魔拳,再加上青木龙甲坚不可摧的强悍战力,龙骧同样承受不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最新章节也可以在上看啦!diǎn击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会员等您来领!

德州治白癜风的医院
梅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五个月宝宝肚子胀气
友情链接
郑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