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陈静吾简介br陈静吾19121997节能

2020-10-19 来源:

陈静吾简介

陈静吾(),山东郯城人,解放初期携家小客居江西,以樵牧行医为生,早年就读于山东省立第三师范,后考入山东省乡村建设研究院,因好学深思、成绩突出而深得当时校长、著名国学大师梁漱溟先生器重。他一生淡泊名利,闲暇之余吟诗作赋,修国学、研书法,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词和精美绝伦的书法作品,其中诗词两千多首(现存五百多首),大多朴素自然,感情深挚生动,为现代田园诗中的佳作。此外静吾先生还精音律、通易经,对中医、武术亦有很深的研究。

正文:

认真看了几首陈老的诗词后,心头一震,混迹古典诗词十多年,读到近现代人写得如此抓心叩魂的东西,还真不多。

在江西读范金镛、陈三立、夏敬观、黄锡彭、胡雪抱、饶岱章、陶博吾等的诗词都有过一种触动,而最近一次同样的触动便是读陈老的诗词了。

从拿到陈老的诗稿开始,便手不释“卷”,前后看过不下三遍,《中华诗词》主编刘征先生评其诗“风格劲健,时出奇想”;著名学者、诗人胡迎建先生评其诗“满卷青苍幽旷境,盎然神韵忆斯人”都是不虚之言,可谓切中肯綮,然详察细思,陈老的诗词还不仅仅是这一种面貌与风格。他的诗词是建立在古今理论、自我实践,以及熔铸儒释道丰厚学养基础上的灵府吟语与自然独白。其诗词主要分以下几个大类:

一、抗战感怀

其抗战感怀之诗,可谓哀民族之生灵涂炭,讨日寇之凶恶残暴,怒当权之萎靡不争,读之如聆謦骇。比如“同来齐鲁地,复雠共扫倭”;“国仇不共国,矢志赴征途”;“赤心为国遭颠沛,鬼蜮害人空怨尤”;“惶惶无他计,救国惟抗日”;“神州几个自由人,勘叹万家困顿”等。

此外词《满江红》亦极为突出,其写道:“栋子飘香,又早是,麦秋初临,看山原,绿遍杜宇。声频碧野,茫茫多禾黍乡关,望断白云深。叹烽烟,遍地征尘远,正愁人。相逢处,尽离人;萍宗,倍相亲。借孤琴筝柱,摆脱尘氛。摄剑起舞砺夙志,吭喉高唱唤国魂。算天涯,不久瘴烟收,定浮沉。”

此词乃陈老于民国三十一年在江苏教读时所作,当时倭寇未灭,心中满腔愤概之气喷薄而发,“叹烽烟,遍地征尘远,正愁人”写尽了遭逢乱世,离家远途征战者的离愁之苦;“摄剑起舞砺夙志,吭喉高唱唤国魂”,无不激荡着忧国忧民的强烈情感,洋洋卷帙,思绪交杂,字里行间可见陈老的忠肝义胆与铁骨柔肠。

赵翼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国破家亡之时,面对哀鸿遍野,他们有感而发,故而能写出心中砥砺与人间冷暖。这是陈老诗词中在离乱时代耿介磊落与悲壮淋漓的一面。

二、咏史怀古

借登高望远、咏叹史实、怀念古迹感慨兴衰、寄托哀思历来是中国诗人的常写题材的。这类诗歌往往接追念古人而感发自身。陈老此类诗亦是不少比如其在壬戌(1982)小暑后写的《多丽?江右怀古》 可谓超迈苍劲,写绝了山河之天地襟怀,道尽了江右之人文宏博。原文如下:

灵山高,无边烟树迢迢。看林峦水山纵横,天公制出崎峣。宋偏安,忠臣零落,英雄去,万古云霄。风物依然,文章尚在。空使来者叹前朝。自彭泽桃源意远,五柳竟萧萧。空遗下滕王旧址,江渚萧条。放眼观,长江不尽,匡庐瀑布松涛。管弦音,敲金 玉;词赋想,起凤腾蛟。六一秋声,临川四梦,老人妙脱更风骚,见人说野狐孤唱,气势撼江潮。江头上,青衫司马,泪湿如浇。

诗人登上灵山高处,俯视“林峦水山纵横”,面对浩荡江山,心中怀古之情恰如不尽之长江滚滚而来,镜头从南宋开始,紧接着切换到“彭泽桃源”、“滕王旧址”,在一番放眼观、词赋想后,不一会又切换到“匡庐瀑布”、“临川四梦”,镜头与文心在流动中收摄与超越,最后归于“青衫司马,泪湿如浇”之忧愁幽远,将丰富的思想感情简化为一种无边的泪声,把人生感、历史感、宇宙感熔于一炉,亦传递出一个血肉之躯在时空中的生命困顿,还有着“百年枉做千年调”的悲苍。此外《满江红》亦写得慷慨激扬,其言道:

稼轩辞章,果浩荡纵横六合。闲展卷,小声铿訇,大声镗鞳。血泪满巾浇斗酒,闻鸡摄剑扣环甲。准待命还戌挫西遼,驱虏鞑。 北征事,无人答。平戎策,谁采纳。使壮士悲歌,鼓奏三挝。对月浩歌龙忽啸,感时词赋撼三峡。看千秋,翰墨照人寰,齐云塔。

此词乃其七十四岁时前往祭拜辛弃疾而作,气象阔大,笔力道劲,颇有大将之气魄。在豪放的情感、广大的意象空间里形成了其词“壮士悲歌”的艺术风格,亦流露出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慨,集怀他古抒己情于一体。

三、山水田园

陈老自从1955年携妻小一路寻亲至铅山石塘丁马山,并在此定居后,便以樵牧行医为生,纵情山水,与草木为伴,气象万千的自然景观给予他启迪和禅语。走在田边地角,跃入崇山峻岭,天地万物的无穷造化给了他不尽的诗词与书法灵感。其对山间的每一缕清风,每一条溪流,每一片枝叶,每一方怪石,都无不熟悉。诗句自然信手拈来,如“新篁照户牗,古木压檐前”;“心事云中雁,情怀江上鸥。”;“秋来听徹白溪月,春夜思迷萧寺钟”;“鸟雀休巢静,行人踏雪归”;“砧声断续冷秋夜,渔火两三悄扁舟”等等,无不清新隽雅。其中“武夷山麓当书案,白水东来入酒尊”这句的空间处理尤为精彩,把武夷山之大与书案之小;白水东来之远与入酒尊之近融在一起,又极有创意,动静相衬而产生的意境之美,大有唐人王孟之色。

他的山水田园诗讲诉农家欢趣,人情天伦之乐,一句句如诉家常。比如“天黑晚来灯火乱,野雀归飞止庭院,篾光点起吃晚饭,最堪羡,山家儿女乐无限”;“花生归囤薯归窖,村酒酿成乐未央”;“挑菜踏青,喜听黄鹂树上鸣”;“晚霞雨霁野烟,月明风驰瓜田,冰簟莲蓬葵扇,僮孙夜话,良霄不让神仙”;“可爱一弯小溪水,能够四时浣我衣”;“长孙抱子看花枝,仲孙随歌关睢诗。最是今年秋色好,芙蓉满苑盛开时”等,正如陈跃勤先生在《神交故人—感悟陈静吾先生》一文中写道:“土地赋予他的这些杰作,是他的劳动结晶,也是他的生命绝唱。”这些极富陶潜色彩的词句,几乎是他晚年心境的写照。

他对陶渊明的喜爱,可以从下面这首《无题》中得以获知,其写道:“愿学丧家犬,吾师蜀鄙僧。幕天席地者,人间不倒翁。”并在自注中写:“已未三月十七日夜,与老妻闲话往事时便有感最深,痛而书此”,其中“蜀鄙僧”乃为清人彭端淑。彭端淑与李调元、张问陶一起被后人并称为“清代四川三才子”,其的文学思想比较复杂。他鄙夷那些“宴饮登临,往来赠答”之作,极力推崇陶潜“屏迹躬耕,托意诗酒”和杜甫“抚时感事、爱国忧君”的诗作,这种思想与陈老的实践是吻合的,故而其曰“吾师蜀鄙僧”。

因为其对田园生活体验的真切深刻,用细微的内心,去写自己的日常生活,让人觉得就像和他一样走在田园里,活在山林绿意之中,这是其诗词稿中朴素自然的一面。

四、尊师交友

古往今来,但凡有志于学的人无不有师承,仔细翻看其《江南行吟》诗词稿,以及《陈静吾自传初稿》等资料,发展陈老一生至少有三位重要的恩师。老人1912年出生于山东郯城西鄕陈庄,“六岁时随家乡父士举公在家入学,习三字经、小学韵语等。后因郯西匪乱,在鄕停学至十一岁,十一岁时曾遭匪帮架,教赎金,后得脱。十二岁时在马头镇从蒋冒林先生入塾中学,习古文、唐诗等两年。”“民国二十年考入山东省立第三乡村师范,得亲名流及见邱石如,时齊云先生讲学”。这时其受一位叫邱石如的先生影响较大,以至于在八十还念念不忘。他写道:“六十年前事,邱师对我语。高明之胸境,刻刻当记取。”邱石如,乃江西抚州人,清末举人,曾在日本留学,得博士学位,是陈老二十岁时在临沂省立第三师范读书时的老师,陈老曾受其深切指示。此外其还在《江南行吟》提到一位娄紫垣的老师,记载如下:“辛酉谷雨后二日接读故乡娄老师紫垣先生来信,敬悉尊体康泰,师以八七高年,鹤龄白发,健康长寿,幸堪谨撰二章,恭呈座右,聊表寸心,工拙不计也。”

当然对陈老影响最深远的恩师还是“中国最后一位儒家”梁漱溟先生,在《江南诗书行吟》诗词稿中有两次提到,一次为《寄赠梁漱溟老师》,原诗如下:“抗战沂蒙下,相逢值乱離。浮云一别后,流水欲何之。沧海思良友,高山忆我师。讵知塵烟靖,绛帐拜可期。”在自注中陈老写道:“甲子之春读报知梁漱溟老师在京参与全国政协,因寄一信,寄信越十日,得北京梁漱溟老师回信,知年已九十有一矣,别四十五年今始得信奉寄五律一首,时八四年四月十五日也。”另一处为一首《西江月》词,原词如下:“四十五年岁月,阿倾万变云烟,协商国事在今天,共整神州赤县。 钓叟磻溪回到家一整夜睡不着未老,童颜鹤发遥瞻,邀同四皓驭鸾骖,四化计程可现。”

陈静吾从19 5开始接受梁漱溟先生的教诲,自从19 7乡村研究院因战争被迫停办之后,其还在19 9与恩师在山东省沂源县南部的蝙蝠峪见过一面,之后就是甲子(1984)年,与梁有通信往来,前后时间跨度将近50年,可知梁漱溟对陈老影响之深远。

此外诗词稿中还提到不少益友,如《忆常州潘氏兄弟》、《与胡贻孙先生二首七律》、《拟增渔翁慕良》、《辛酉端阳有赠华侨郑先生诚章》、《青玉案?於庚午年正月元宵節寄台灣友人葛君》等,既有当地的杏林武林诗友,还有远在台湾的好友。

在其众多的益友之中,胡医生与徐伯昌很值得一提。胡遗生祖辈居安徽泾县,后迁石塘经营茶叶。父亲胡永清,精武好诗,热心桑梓教育,曾捐资创办石塘小学。遗生自幼受父亲的影响,喜练拳术,也爱好诗文,曾师从峰顶寺可修禅师习武,常以其切磋“字门”拳术,后编写成《字门正宗》195 年胡遗生被选为石塘乡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以后担任过乡卫生协会主任委员、县科协委员,又被江西省中医研究所聘为特约研究员。病逝时享年79岁,听闻此噩耗,陈老悲痛欲绝,在《悼胡遗生》一诗其悲泣曰:“暗数光阴近花朝,大雅云亡顿寂寥。泪洒楚江歌薤露,星沉南极痛伤彫。流水高山添涕泪,风悲日暮怅云霄。误曲从此何人顾,鹤影缑山仰颈瞧。”这“流水高山”之知音的远去,对于陈老来说,无疑是“极痛伤彫”的。

另一位便是徐伯昌,甲子之冬,伯昌病危,其在《别益友伯昌》中写道:“友徐伯昌文字交也,相对必谈诗文,真益友也,体素弱支离,卧病不起,吾行时彼以所看书相赠,言时泪已盈眶,余亦不能禁,遂书。”陈老按耐不住心中的纠痛,接着在诗中道:“伯昌卧病神难支,临别赠书双泪澌。国君已逝宛南去,我若临歧再赠谁。”这种深深的悲伤,在好友去世两年后,依然涌上心头。其在《浣溪沙?丙寅端阳次日哭友人徐伯昌》一词中吊道:“江上龙舟依旧游,岂有豪情看水鸥,良朋驾鹤缑山头。 顾曲周郎人不在,钟期琴调葬荒邱,沾巾老泪怎能收。”一首词还难以完全表达其深切之情,并在后跋中补充:“徐君伯昌异乡之知友也,相识于廿年前,风雨之夕,常以笔墨相切磋,其文章诗词吾不如也,其人谨慎不甚语,深得处世之道者,生前写诗集一卷,曾请予为之楷书以清之,书十余首,余素不精楷,笔画狼藉,复奉还之曰,吾之楷诚不如君之自书也。吾之行草浪笔也,泛羁之马耳,自观可也,岂可以为君清诗哉!”一句“国君已逝宛南去,我若临歧再赠谁”便可知徐老乃陈老之真正诗文挚友。

五、思母念乡

陈老对母亲的殷殷想念,可谓久久萦怀;对家乡的眷恋,亦是情真意切。比如“游子已无感物意,只为老母在天边”;“秋风摇落异乡心,虫韵偏助遊子吟”;“三十年间忆别母,八千里路手牵儿”;“犬吠唤回远梦,蛙喧引动乡愁”;“妻儿居江左,老母归鲁天”等。孟子曰:“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陈老出生在北方,却漂泊于南方,浮家泛宅,这种“漂泊”之感,对故乡及其母亲的思念无处遣怀,故而只能诉诸笔端。也许是漂泊的太久,便习以为常了,或许是其突然有一天想通了,真可谓“吾心安处是吾乡”。故而其还有蛮多诗词对“家”的感念表现的较为旷达,如“薄田几畝种桑麻,芳树白溪有我家”,无家处即为家,寻觅归处,无处不是归,天地则是大归,陈来托体山林,也许是生命之大归。

在陈老的诗词之中,还有一种物我冥然,无异类之天地万物大同观,与庄子的齐物论,佛家之无相法门一脉相承。在其《杂诗四首》之一写道:“鸡犬皆儿女,牛羊亦朋友。物类俱至情,今人悉无有。”在陈老的眼中牛羊与人类一样,都是他的朋友,都是活泼泼的生命。丁巳之夏,陈老又写道:“次女馈乳鸭两只,蓄之池上,自去自来。今春飘飘飞舞,雅可怡情,家人竟烹而食之,吾为之怏怏不快者数日。”其中的“物我同途义,何为相惨摧”,一句集中呈现了陈老对天地万物的基本价值观。诗者,情之所动也,陈老这种悯物惜人的思想,实乃因内心之至情所驱动,故发而为诗,这也正是诗的灵魂血脉所在。

这种“物吾同与也”之万物大同观,与其早年在梁漱溟身上学到的“以虚通之心感万物”;“顺通而物我冥然一”的思想有关,更与其晚年参研道家佛家思想有关。这是其诗词稿中表达万物平等、物我冥然感念的一面。

在写作之外,陈老还注重总结经验,这在他所写的《绝妙好词有非身临其境而不能悟者》,及其《聊作诗话一则》等诗论之中得以体现。其说:“‘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等悉是佳句,美不胜收,而苦况尽在言外。较之‘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之句,不可同日而语矣,盖以其一读之后了无余味也”,并告诫“又如李白之豪迈,杜陵之悲苦,有非身临其境,不能会悟老杜之《七歌》是也。”在写诗之法方面,其说:“写绝句能令人读之意远方得诗中之三味。不然顺笔直书,所谓开门见山,读一遍尚可,再吟之则索然寡味焉。”这些经验之谈,可谓金玉良言。

其少时失怙、经抗战、历文革,又遭妻子失明,可谓一生坎坷,命运多舛。他心中有忧愁,有不平,有不甘,甚至一度因为写诗词而罹难,特别是文革期间遭遇“煮鹤焚琴,埋诗碎砚”,可谓“诗书丛里竟多灾”,但他并没有去抱怨,在他的诗词中很少读到怨恨。我想这跟他北方人的特有豪爽、开朗的性格有关,亦与其早年从梁漱溟那感悟到由独而明朗,胸壑无欲,顺自然,合天理的寂寥虚静之心有关,更与其中晚年深厚的学养有关,故而能把这些“忧愁”、“愤懑”消化在内心,化作笔底娟娟流水般的诗句。

总之陈老诗词面貌多元,有“苦况尽在言外”之圆融,山水田园诗成就尤高,好似烂漫的小孩,又像沧桑的老翁,融野质理趣与苍劲幽旷于一炉。不管是以诗记事,借景抒情,还是假物明理,都开通了一条从历史到现实,从人事到自然,从内心到苍境之间的道路,在内省与寂寥之中,叩响了灵魂深刻与心境平和的天籁,诗词中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是他自己,他把诗与自己一起栖居在一个满壁书籍又无人来往的心灵茅屋之中。

南斗(裴满意)

完稿于豫章滕王阁畔

共 576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不错的散文,让读者对陈静吾先生有了全面的的认识,无论是诗文方面的造诣还是在文革时期的处世立命的态度,都可见一个文人的处变不惊遗世独立的人生境界。(:金拓)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4:20:4 很精彩的一篇赏析,透过作者的文字,了解陈静吾先生诗词的大气,正义,以诗词可以体现先生的人格和高尚品德,都值得我们学习尊敬,感恩作者无私分享,传递美好,问好作者。 命运不是还未开始就认输,活着,请用心上路。

2楼文友: 1 :5 :17 从陈先生身上看出一位有着中国传统文明的老知识分子形象,正是这种形象已经在现代文化人身上荡然无存,文学沦为争名夺利之利器,或打击对手之手段,真正具有文人风骨的几个老人无一不是从民国走过来了,比如一百多岁的杨绛先生。小四,小韩或某宝贝之流的畅销文人是否应该向前辈们学习学习。<美联储实施近十年来首次加息的时机依然不成熟/p>

楼文友: 16:14:16 导师近来可好不来墨派看看吗 秋风细雨,何处话凄凉? 人已散,道已荒,悲坟情塚,月苍茫。 重逢喜,离别伤,十年相思,百年泪, 悠悠千年情堪殇!

软肝的药物应该怎么选?
上海牛皮癣治疗费用
潮州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
郑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