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神煌第八七七章无量祈恩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煌 第八七七章 无量祈恩

狡一收,重又回至身前[绝世唐门]

宗守随手把一道飞逝而来的光影,绞成了粉碎

——正是陆无双之前那断裂的银枪,围魏救赵,拼死一搏之法却使陆无双在最后,救了自己一命

看准了他此时渡劫,烈火焚身,受不得打扰

陆无双口中喘着气,眼神是复杂之至目中战意消退,全是深深的忌惮,骇异!

不过此刻,真正让宗守更在意的,却是身后那清秀少年

初时受挫,就一直都未再出手而是手结灵决法蝇立在千丈之外

哪怕是方才陆无双,最危险,几乎丧身之他剑下之时,也未有援手之意

此刻是一团团的灵能,在虚空中荡漾不休,远传域外,直透虚空

宗守回头转目,向此人望去略一思索,就已知缘由

“这可是大虚空挪移咒?”

记忆之中,这是一种强悍到了极致的灵法

不是指其威能,而是这灵法的用途

似他们这等样人,遨游外域虚空,其实是在一个个气泡中的间隙穿行

通过这些天然形成的捷径,游历诸界

然而这大虚空挪移咒,却是真正打破了时空的屏障

无数世界,在同一时间层面之上平行

而这大虚空挪移咒,便是直接将那些‘隔’层,彻底打通!

两个世界之间,如果走外域虚空,可能隔着千百个世界的距离

然而若是以真正意义上的时光穿梭之法,将两界按照出口额来算洞穿,那么也不过只是时空层面上,破开一层膜而已

只是这层‘膜’,往往便连神境,圣境,也无奈其何

通过震撼人心的车型与赛道体验

这时间长河内,实在有着太多的变数时空的坐标也往往是游移不定,难以定锁

却惟独这大虚空挪移咒例外,可以使千百个世界外之人,降临于此!

只是此术,要求往往也极为苛刻事前就需有准备,不但需要在肌肤上事先绘出灵纹,以身为阵,更需内外呼应

再若不是神境强者肉身也承受不住挪移虚空的冲击

“正是大虚空挪移咒!殿下当真好见识!”

那陆无病一笑,大袖挥展,就是数十枚血红色的灵晶飞出[绝世唐门]

须臾之间就是一个小小的灵阵成形

“殿下乃是我陆无病一生所见,唯一不能揣度之人也知晓与殿下战,半分都大意不得故此在下来时多做了一些准备天幸此番布置,不算多余魂境剑意,星辰道种殿下实力之强,实在是冠绝同阶,侥幸侥幸——”

此时的陆无铂就仿佛是化作了一扇虚空之门几波强横浩大,更在宗守陆无双之上的意念从内贯空而至

“神境?好一个无病公子!”

陆炎天一喜,那疲乏的身躯,忽然间就又恢复了力气

绝境中忽然柳暗花明又看到了消立时只觉体内一丝丝生气真元勃发,流入到可四肢百脉,滋润着干涸的身躯

不对,不能说是消,而是胜局已定才是

那虚空门外,分明有着不下于三人的神境意念,传入到此界

这宗守斩他之臂又几乎将陆无双数剑灭杀却到底还是要在这天炎府上,身陨道消

顿时是控制不赚大笑出声

这个人,实力再…强,剑道再怎么出人意料又能如何?

终究还是要死在此间!难道在三位神境面前,此人还能有生机?

那陆无双怔忡面色忽青忽白了片刻,随后就是深呼了一口气

手中再次取出了一口红枪,持着那面玄红巨盾,身躯往前,隐隐在后牵制

此时只要能将仇敌诛杀,让其授首无论什么样的手段,无论什么样的代价,陆无双都自问可承受

求助于玄烨国主麾下的神境修士,虽是丢人,却也是无奈之举

难道看着这仇人继续世间逍遥,自己则陨命地府?

宗守则是蹙了蹙眉,又摇了摇头,依然镇定如常

这大虚空挪移咒虽是不错,然则只要在门开之前将这‘门’提前斩碎了,那便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方一动念,三十七口御道龙牙剑,就齐齐礁吞吐

宗守却又见周围,那先前布下数百面阵旗,都是一齐爆裂了开来

顿时又一股强横异力,澎湃而来竟把他身躯与魂念,都从这片时空层面中,强行排斥开来

明明是立在这天炎府之巅,却又仿佛是隔了一层薄膜

即便有无穷之力,此时也不得施展

宗守只略一思索,目中就又恍然而悟

这与他以前施展的幻鹤秘宙符,是异曲同工

把他整个人,从这个时空层面强行剥离了开来,提前了三千分之一刹那

此时他宗守,既便有无穷力量,都不能施展

自然眼前之人,也伤不得他——

不禁失笑,这个人,当真是一位不得了的灵师

武修固然战力强横,然而灵师却能有千般手段

若是给后者一定的时间空间,以少胜多,以弱胜强,都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然则这时光之术,却正是他宗守所擅长——

若实在无法,那么动用宙极命世书,他也在所不惜

“大虚空挪移咒虽是不错,然则破绽极大,也易中断故此在下这套阵,既能阻瞬空之术,也可防万一不测之险不过吾也知殿下,精擅瞬空之术,此法多半只能阻殿下片刻然则,在下手中,却还有此物——”

那陆无病淡淡说着,一面银镜,在他身后忽然腾起

看似平平无奇,可当镜光照耀了过来,却使这方圆十万之内,立时动荡不宁

一片片的虚空撕裂,一条条天地之规破碎

宗守再次皱眉,这镜光虽是触不到他却使他的‘回归’,艰难了不止十倍

感觉眼前这个人,比之那陆无双,还要更是难缠

陆无病接着,却眼神冰冷的,看了陆炎天眼:“府主大人,难道到此时,还不愿拼上性命一搏?此时在下若败,这大虚空挪移咒不能完成,府主怕也没了以后即便神魂未曾被侵蚀,可若然今日我等道消身陨,活命都不能得又有何益——”

陆炎天口中闷‘哼’了一声,知晓这陆无病之言所指为何

他为一界之主,若能借此界之力,以王道武学施展,也能有神境一级的战力

却偏是顾忌良多,不愿沾因果,不愿损元魂,更不愿被那王道之气束缚

仍想要在修为上,更进一步

故此虽有百万之军,子民不下于三十亿他能借用的力量,却不到十分之一

只略一思忖,陆炎天就又再次御使对分水双刺,凌空击下

他仍是不愿施展那王道秘武,自绝前程

却把一枚殷红色的丹丸吞下,那一身气脉魂念,立时激增,膨胀了足足近四倍有余

分水双刺皆是嗡然作响,并不试图去尝试攻那宗守本体而是全力施展出那乱之真意,搅乱周边,使这片空间中的一切,都俱归混沌

配合着陆无双,阻止着宗守,从那时间层面之外‘归来’

一**的灵能扰动,时空破碎

仅仅一息左右,这山巅之上,就又是‘啵’的一声轻响

一股足可波及整个苍灵世界的风暴,骤然从宗守身周爆发

那分水双刺立时震散,陆无双也持着那玄红巨盾,踉跄而退

仅仅一息时间,宗守就再临此界依然是赤焰燃身,剑气盈然

陆无病却面含笑意,并不在乎这扇门已完成,大虚空挪移咒,已到了最后的阶段

即便这时他身亡那血色剑下,也不能阻止

果然那宗守‘回归’之后,就不在朝他下手

而是若有所思,望着他头顶上方

当先跨入这苍灵界内的,是一位白袍文士

相貌年轻,却白袍白须,仿佛经历了无双的沧桑岁月

往此间下方扫了一眼,就笑着朝那陆无双一礼:“见过无双少主!不知少主仇敌,可是此人?传言中的陆守少主?”

却看都未看宗守一眼,此子剑意之强,着实令人心惊

然则一介仙境初阶,还不放在他眼中

随后还有二人,随后踏入此界之中

却俱是身穿战甲,手提兵刃,身上煞气十足

似乎才经历过战事,身上衣甲,都有些残缺之处

其余一人嘿然道:“我方才神念,略观了一番此间情形这位陆含烟之子,居然能压过无双一头,当真是了得废脉之言,怕是不实记得两月前无铂说服我等准备这大虚空挪移咒时,还觉这小子有些小题大做今日才知,此举绝非多余——”

那人踏入进来,那强横杀念,就将宗守牢牢紧锁

其余二人,也是目含冷意,杀机森冷

正因这宗守的实力,出人意料,才更需将此次,身亡于此

宗守闻言,心中则悠悠一叹,只觉是四肢乏力

忖道这莫非真是天意如此?这预言之力,如此厉害?

耳旁忽然闻得一真梵音,宗守循声回望只见正是净音,正闭着眼,口诵经文

仔细分辨,恰是那门《大无量祈恩经》

“大慈悲之佛,证见无量终始,未来清净世界之主——”

长治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拉萨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
合肥包皮包茎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郑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