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神医弃女第章偷袭事件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医弃女 第4458章 偷袭事件

在碰触到叶凌月湿漉漉的目光时,帝莘一愣。

怒火一瞬就熄灭了。

“我……你为何哭了?我弄疼你了?”

帝莘瞥了眼叶凌月的耳朵,却见她的耳垂红红肿肿的,看上去似乎很疼。

他承认方才,他有些失控了。

但他并不是故意的。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一样让自己失控的事。

在炽神狱时,除了练功和阵法,他几乎没什么特殊爱好。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会让对方如此难受,像是个手足无措的孩子,帝莘睨了眼叶凌月。

“放开我。”

叶凌月冷冷说道。

“不放。”

帝莘执拗着,不过他下意识还是松了松力道,和叶凌月保持着一个若即若离的距离。

他又不傻,好不容易才等到她搭理自己了,一放开,只怕她又要逃得没影了。

这就是帝莘的逻辑,自己看着顺眼的,就不能松手。

令传闻越传越盛。“你就不怕,其他人发现?”

叶凌月没好气道。

天就要亮了。

她身上的隐身符很快就要失去效用。

“其他人,与我何干。”

帝莘的逻辑很简单,在他的世界里,就只有自己人和其他人两种区别。

自己人,那就只有炽皇、炽太后和自己有限的几个朋友。

现在,再多加上一个叶凌月,倒也无妨。

至于其他人,苍芒太子、凤菲郡主等人都属于这一列。

“但是与我有关。你做事难道从不顾忌他人的感想?”

叶凌月瞪了她一眼。

“除非你答应与我合作,否则,我就不放。”

帝莘很是坚定,那架势,叶凌月若是不妥协,他是绝不会让叶凌月离开的。

“前面有什么声响,可别是郡主出了什么事?”

叶凌月已经听到了几名侍卫走近的脚步声。

再看看地上昏迷不醒的凤菲郡主,叶凌月不禁翻了个白眼。

“我不会什么七情六欲铭。”

叶凌月负气说道。

“你会,女人果然就喜欢口是心非。就算是你不会,我也有法子让你会,我可以让纪琳琅交出七情六欲铭的铭刻之法。”

帝莘老神定定道。

正在靠近的侍卫的脚步声,他当然也听到了。

不过那又如何,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你……”

叶凌月一阵无语。因此10月就成了最佳的时机。加之腾翼C50和标致308等

眼下还不是和苍芒太子、纪琳琅等人闹翻的时候。

“我答应你就是了,先放开我。”

叶凌月被帝莘步步紧逼,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和帝莘合作。

“剑魔殿下,郡主殿下?”

侍卫们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帝莘嘴角勾了勾,叶凌月只觉得身子一轻,帝莘一把将其抱了起来,飞掠而起。

“郡主殿下?您没事吧?”

侍卫们刚一走近,就联通版和电信版米3采用晓龙800。现在见到凤菲郡主昏迷在地。

他们一阵惊慌,再看看四周,也不见帝莘的踪影。

他们慌忙替凤菲郡主检查了一番。

这一检查,侍卫们才发现,凤菲郡主的肋骨断了几根,受了内伤。

“不好了,有人袭击郡主!”

营地里,顿时一阵惊呼声。

不过一会儿,整个营地都被惊动了。

这时,天还没彻底亮。

“这是怎么回事?”

苍芒太子等人闻声赶来,看到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

侍卫们已经在营地附近搜寻过,并没有看到任何异常会危及身心健康。其实每个人都有被他人所牵累,也没有刺客。

“方才凤菲郡主和帝莘殿下一起,似乎有要事商谈,再后来,我们发现郡主时,就看到郡主成了这副模样。”

侍卫们也一脸战战兢兢的模样。

“郡主受伤不轻,先行治疗,你们再去找找帝莘殿下。”

溪芸替凤菲郡主检查之后,如实说说道。

“怎么不见叶凌月?”

纪琳琅眼尖,在人群中,没有发现叶凌月。

“方才叶姑娘在附近走动,我们告知她两位殿下有要事在讨论,她才走开的,之后,就没有看到叶姑娘了。”

侍卫们回忆道。

纪琳琅看看昏迷不醒的凤菲郡主,脸色更加难看了。

“立刻搜寻一番,找到帝莘殿下和叶姑娘就立刻回报。”

苍芒太子也是面色慎重。

这里距离格桑古城已经很近了,他可不想出什么篓子。

整个营地都闹哄哄的,四处开始寻找帝莘和叶凌月。

而这时,作为当事人的两人,又是另外一番情景。

“你打伤了凤菲郡主,就这样一走了之?就不怕苍芒太子找你算账?”

叶凌月被帝莘搂在怀里,一时挣脱不了,索性就弃疗了。

一阵恼火后,叶凌月又权衡了一番。

她如今势单力薄,帝莘对自己的态度虽然暧昧不清,但至少是友好的。

帝莘虽然不记得自己,可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她不知,帝莘也不知。

她想要让帝莘恢复,就必须找到缘由。

与其和帝莘对着干,还不如与其合作。

“算账?你觉得姓周的重要,还是凤菲郡主重要?”

周家父子,帝莘都一并收拾了,踢凤菲郡主一脚怎么了。

那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觊觎自己,还在自己身上,放什么乱七八糟的巫铭。

如果不是还要和苍芒太子同行,帝莘早就杀了她了。

帝莘望着闹哄哄的营地,没有半点要现身的意思。

他与苍芒太子,本就是萍水相逢,算不上什么交情。

叶凌月一阵无语,帝莘说的虽然无耻了些,可说的也是大实话。

对于苍芒太子等人而言,一个表妹,压根不如护西大将军重要。

“那你带着我干什么,他们发现我和你一并不见了,一定会以为我和你……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

孤男寡女,失踪了一个晚上。

也不知那些人会传成什么样子。

“就算是我与你有什么,又如何?”

帝莘抱着叶凌月,直接找了个僻静之处,才将其放开。

“七情六欲铭。”

帝莘盯着叶凌月,丝毫没有半点松懈的意思。

叶凌月又是一阵无语。

“为何你一定要我铭刻七情六欲铭?”

她也不知,帝莘是怎么想的。

由于九命焚天诀的缘故,他应该很是讨厌男女之情,可为何偏偏对自己屡屡下手。

“你可以帮我提升功力。”

帝莘说罢,目光灼灼看向叶凌月。

一岁宝宝受凉了怎么办
天津妇科哪家好
人体是如何自我维持健康状态
友情链接
郑州旅游网